「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去学这么危险的运动?」

70854-10d8688f4ae8e571.jpg


音体美中,对我来说音乐和美术都得心应手。根据天赋守恒定律,大概是老天把多给的艺能,全部都扣在了体育上面。

我运动神经天生差,每次学运动都比别人吃力一些。体育成绩万年吊车尾,从小到大最不喜欢体育课。小学投不远垒球,中学做不出仰卧起坐,大学跑不了800米,军训都能走成同手同脚。14岁才学骑自行车,26岁才学游泳。打羽毛球接不到球,踢毽子接不到毽子。学个跳舞,别人做得顺畅的动作,我手脚怎么也协调不起来。

就是这么一个运动细胞为负的人,当开始学滑雪的时候,确实不少人觉得我脑子有问题。

我第一次接触滑雪其实是十年前。黑龙江亚布力,一次家庭出游的体验项目,双板,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回忆,只记得自己抗拒得要死,怎么也没学会最基本的动作,最后无奈的教练把我放在雪板前面一起滑,算是勉强体验了一下。



2.jpg

10年前的我,当时的滑雪运动远没有现在规范和流行


时隔十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我从一个一年都难得见一次雪的南方三线小城高中生变成了一个走南闯北的放浪姑娘,也再一次站上雪道,从零开始。只不过,这次直接上了入门难摔得惨的单板。

在北京和崇礼的雪场滑了几次后,我辞去工作,把自己扔去了日本长野,在滑雪与温泉小镇野沢温泉村生活一个月。


3.jpg

Day 1-4,左:北京南山,右:崇礼银河


4.jpg

Day 5,崇礼太舞,学会换刃


5.jpg


6.jpg

Day 6,第一次外滑,迪拜室内滑雪场


7.jpg

Day 7-8,崇礼万龙,上中级道


野沢温泉是98年长野冬奥会的冬季两项赛事场地,很小很简单的小村子。我住的地方窗外就是雪道,出门走五分钟上缆车,几乎每天都去滑雪。

从绿道滑到红道再到黑道和道外野雪。同一条雪道,从磕磕巴巴滑一会停一停到顺畅还能做点平花;从满满跳崖般的恐惧到充满自信的跳下瞬间加速;滑反脚,跳雪包;从在野雪蘑菇道被虐惨一寸寸爬下来到能解谜般思索路径方向,从被压制到能驾驭。摔倒再站起,去克服恐惧,更加坚强,挑战、征服与突破的爽感总让人欲罢不能。


8.jpg

Day 10,连续反脚换刃


9.jpg

Day 13,在滑行时跳出Ollie


10.jpg

Day 15,把最高时速冲上40


11.jpg

一条黑道


12.jpg

Day 17,上高级道


13.jpg

另一条黑道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Day 20,玩道外


完全不会滑时,看了很多酷的不得了的视频,当时只觉得帅帅帅。然而直到自己也开始滑,才更真切地意识到,一个看来很简单的动作都要反复练习,帅的背后,没有人不是一点一点地在伤痛中缓慢成长起来。我的双腿和屁股一直是新新旧旧好几处淤青,刚滑完膝盖疲劳到蹲坐和上下楼梯都费劲,磕到尾骨的时候真是钻心疼。奇怪的是,躺在屋里觉得腰酸腿疼浑身不想动,穿上护具一上雪道全好了。雪服是护身铠甲,雪板是随身武器。后来我在镇上走冰路的时候摔了一跤,第一反应居然是:咦还好,没有滑雪时候摔得疼。


18.jpg


19.jpg


20.jpg

Day 21,carving


伤痛和挫败在所难免,而魅力也会会十倍百倍地回报给你,有些美景只对勇敢的人开放。潜水的人说:「海洋成了第二世界,地球的四分之三对我打开」,而滑雪也是如此。天晴的时候整个覆雪的山野,遥远山下的小镇,挂满冰霜的树,都在你眼前美如永恒,无法完全用图文记录。


21.jpg


22.jpg


23.jpg

白色大山在召唤


24.jpg



25.jpg

Day 25,试图在野雪黑道上换刃


26.jpg



27.jpg

只有滑雪的人能看到的风景


那些走路和缆车看不到的美景,雪板可以带你去。而你滑入云端,就成了它的一部分。不再隔着屏幕或在山下带着冷漠的崇拜感远望着那些滑者,而是去触碰,变成他们的一员。


28.jpg


29.jpg

山顶滑到山脚,垂直落差超过千米,云层在脚下


30.jpg

希望再过五十年也能做炫酷老太,依旧热爱偷拍同缆车的帅气小哥哥


后来我遇到了很多滑者。也在一点点的练习中意识到,滑雪其实是一个对天赋要求相对并不那么高的事情,运动神经迟钝如我也就是摔得多一点惨一点,每一滑都能有进步带来的激励感。在雪道上加速,雪片透着雪镜迎面冲来,有如御风而行。滑新下的粉雪时,身子顺应山和雪的形状起伏,脚下被托起轻巧漂浮在雪面上,飞行的感觉大抵就是如此。不会滑雪时的我难以感受,但是体验过一次就深深赞同,没有人不会为这样的诱惑所动。

31.jpg

32.jpg

Day 27,更多的道外


33.jpg

34.jpg

Day 28,backcountry登山滑雪


35.jpg

第一次玩splitboard,第一次装skins,第一次学用雪崩三件套,第一次用雪杖徒步登山,还有第一次滑半米深的无痕野雪


学滑雪起初其实是个傻气的不得了的理由。在这之前,我从未觉得山野或是下雪天或是冬奥会,或是那些穿着雪服拖着板包的人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从零开始滑雪的两个月又一周,在雪28天。


36.jpg


37.jpg


人是会改变的,十年如此,两个月亦如此,

能会滑雪真是太好了。


38.jpg

十年后


「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去学这么危险的运动?」

「我想要更自由一点的人生。」



作者:鱼丸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e836ed60c75d
来源:简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最新推荐 |NEW ACTIVITY

用户评论 |COMMENT

提交评论

用户评论